一个年下骨科官能小说爱好者

最爱是撒加和阿斯普洛斯

一入万花 一世万花

© 水榭
Powered by LOFTER

【LC双子】Or what you will -上

620的生日贺文,先扔出上篇预热一下,纯恶搞


Bettera witty fool than a foolish wit

三拳并作两脚的收拾完拦在回家路上的人,德弗特洛斯紧赶慢赶,终于赶在6月20日这一天快要过去的黄昏时分,推开了双子宫的大门。

温和宽厚如德弗特洛斯,也在生日前几天听见教皇赛奇对他说请你去某处某处执行一个任务时在心里不无牢骚的咒骂了一句。

清晨离开的时候阿斯普洛斯还没有睡醒,露在毯子外边的肩膀还留着昨天晚上留下来的吻痕,德弗特洛斯贴着哥哥宽阔的肩膀蹭了又蹭终于还是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房间。

阿斯普洛斯,我回来了!

德弗特洛斯兴冲冲的寻找着哥哥的身影,分别不过四日,已经让他十分难捱。

目光所及之处,一个身上只穿着宽大的白衬衣的美女正姿势豪迈的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纤纤玉指端着酒杯,旁边的桌子上还放着一瓶喝到一半的香槟。

一股热血涌上面颊,差点窘迫的磕到桌子角,不能怪他,他从小到大就是在男人堆里长大,见面次数最多的女人是雅典娜,让连和女人话都没说过几句的德弗特洛斯突然面对一个艳光四射醉眼朦胧的女人,他简直不知道怎么站才好。

更过分的是,这个女人穿着的衬衣分明就是阿斯普洛斯的!扣子也没有好好系上,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的皮肤,长度刚刚过大腿的衬衣根本盖不住两条修长的美腿,灯光下白皙柔滑的腿部皮肤让德弗特洛斯心惊肉跳,他后退了一步,定了定神。

你!你是谁?为什么穿着阿斯普洛斯的衣服?!

正在啜饮香槟的美女不耐烦的哼了一声,酒杯噹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

连我你都认不出来了?老二你眼睛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娇滴滴的甜的如同蜜糖的嗓音是陌生的,但是口气,说话方式和语调简直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

你……你……你……德弗特洛斯舌头打结了。

一个小时之后,瘫坐在沙发里的德弗特洛斯看着对面依然在喝酒的美女心里暗暗的想:你变成这个样子我要是能认出来是你,我的眼睛才是真有问题哪!

所以这几天你就是这么过的是吗?

对啊,我能怎么办,赛奇那个老不死的……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他活了200多年了还不死他不就是个老不死?赛奇那个老不死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为了去见他你知道我有多麻烦,没有合适的衣服没有合适的鞋!为了不吓到别人我要避免让外人看到我,饭也吃不好……酒呢?酒没了!再去给我倒一杯!

阿斯普洛斯……我说你要不要披上这个?德弗特洛斯从柜子里扯出一个新床单,小心翼翼的递了过去,他实在无法忍受阿斯普洛斯毫不在意的在他眼前晃着那两条雪白的长腿和自己说话了。

你疯了?让我裹床单?你执行任务的时候脑子受伤了吗来来来让我看看……阿斯普洛斯说着说着人就贴了过来,突然间变的宽大的白衬衣在身上晃来晃去,酒香和另外一种奇妙的体香扑面而来,德弗特洛斯连连后退。

你躲我干嘛?阿斯普洛斯的脸阴沉下来。

如果是平时,这种表情大概会让德弗特洛斯心头一跳,立刻检讨自己哪里做的不对,但是现在那张轮廓明显更柔软的脸蛋上,却是一副嗔怪可怜的模样,德弗特洛斯心里咯噔一声,直觉竟然想伸手抱一下。

我不是躲你……你给我点适应时间好不好?

我都适应了,你怎么就不能适应?

当然不能适应!本来只是比自己矮一点点瘦一小圈的哥哥几天不见突然就变成一个有着阿斯普洛斯的脸的美艳的女人,浑身皮肤嫩的碰一下就可能会破,腰细的盈盈可握,更不用说那本来有着平坦胸肌的地方现在隆起让人无法直视的高度,这种落差让德弗特洛斯很想找个地方冷静一下。

老二……阿斯普洛斯不依不饶的扑了过来。

无论何时,阿斯普洛斯都非常了解自己的魅力点,并且会将其利益最大化。比如现在,他深知困扰的德弗特洛斯绝对不敢对自己有什么反抗的举动,本着看看这个傻弟弟还能纠结到什么地步的看笑话心情,他索性彻底放开,越玩越疯。

趁着德弗特洛斯不注意,他直接一条腿一抬直接跨坐在可怜的弟弟的大腿上。

自己还是男人身体的时候也经常会有这种姿势,但是考虑到一个大男人的体重,这种姿势维持的时间并不是很长,现在突然体重锐减,在弟弟的腿上活动起来真是如鱼得水。

他勾着弟弟的脖子,两条长腿贴上去夹着德弗特洛斯的大腿。

老二啊,别苦恼了,你看正好你这辈子活了死死了活的还没碰过女人就落入我手心了,这不正好给你个机会碰碰女人的身体?

这是什么混蛋逻辑!德弗特洛斯挣扎着,又不敢使劲挣扎,他完全没注意到阿斯普洛斯脸上那恶作剧得逞的笑容,阿斯普洛斯你能不能别闹了,我们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吧好不好?

接下来怎么办?简单啊,我们好几天没做了,你先和我做一回,然后去给我做饭,我饿了,喝酒不管饱……

说着说着身上的白衬衣就被扯开扔到了地上,好身材一览无余。

德弗特洛斯的腿都被阿斯普洛斯这大胆的举动吓软了,身上有一个地方却非常诚实的起了反应。

他慌乱的挥着手:别闹了别闹了。

阿斯普洛斯美目圆瞪,精巧细致的五官带着一种不该属于她的杀气:我变成女人你就讨厌我了?啊?老二你是这么想的吗?

这真是一个可以把人逼疯的问题。

无论阿斯普洛斯变成什么样子,他都是德弗特洛斯唯一在意的人,但是要和变成女人的阿斯普洛斯做最亲密的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德弗特洛斯对女人的经验为零,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另一种姿态呈现在自己面前的身体,会不会弄伤对方,自己会不会到了一半大脑空白,这都是未知数,他需要时间好好消化,消化一下为什么阿斯普洛斯会在自己离开的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变成了女人。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要安抚住那个正坐在自己大腿上委屈的眼泪几乎要挂在眼眶里的阿斯普洛斯姐姐!

于是他几乎是用扛的姿势把阿斯普洛斯拖进了卧室,拽过毯子来包的严严实实的放在床上:你先休息一下好吗?我去给你做饭,吃完了你才有体力做之后的事情对不对?

阿斯普洛斯点点头,心里得意:老二果然还是无法抵抗我的。

心力憔悴的德弗特洛斯在厨房叹了口气。

胡闹了半天,加上身体的变化让对他酒精的承受能力也跟着有了变化,、阿斯普洛斯到底还是睡着了,于是德弗特洛斯走进卧室的时候,难得的看见这个不过几个小时就已经把他搅到天翻地覆的突然出现的姐姐正大大咧咧的摊开四肢睡觉。

为什么阿斯普洛斯变成女人了睡姿居然比原来还要豪放?

德弗特洛斯在床边坐下,无奈的抓起那已经伸到床边的纤细的脚踝往里送了送,细腻如同丝缎的皮肤触感让他心跳加速,一时间手竟然松不开。

身为男性的阿斯普洛斯俊美,高傲,自信,带着天生的距离感,只有在弟弟面前才会露出温柔体贴的一面,他会有渴望,需求,想要拥抱和被拥抱的亲密感。

变成了女人的阿斯普洛斯则像是从身体内部开出了美艳而剧毒的花朵,艳丽的勾人心魄,肆无忌惮的发散着个人魅力,毫不留情的对目标下手,让人无从招架,只能举手投降。

如果说此时德弗特洛斯心里没有其他的想法,那是撒谎。

就算变成了女人的身体,可是那个灵魂,那个不折腾死人不罢休的脾气,依然是如假包换的阿斯普洛斯啊。

房间里大概过于安静了,以至于德弗特洛斯吞咽口水的声音吵醒了睡梦中的阿斯普洛斯。

一只脚搭上了德弗特洛斯的肩头,猫一样圆圆的眼睛眯了起来。

你在想什么,老二?

我饿了,你不饿么阿斯普洛斯?

……

起来吃饭吧,哥哥。

毕竟也是生日之夜,德弗特洛斯准备晚餐的时候还是稍微花了点心思,他只是很理智的把酒收了起来。

不要再喝了,酒精对身体不好。

我原来喝酒的时候你从来没这么说过我。

那时候你的身体和现在的身体不一样。

老二……阿斯普洛斯放下手里的叉子若有所思的看着桌子对面的弟弟:我还真没发现你对和女人打交道蛮在行的?

德弗特洛斯给哥哥的杯子里倒上果汁:这个学习机会不是你给我的吗?

阿斯普洛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脸侧过去,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评论 ( 2 )
热度 ( 22 )